当前位置: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 > 中医中药 > 表彰、壹玖玖伍年获人民政坛,干老就问作者

表彰、壹玖玖伍年获人民政坛,干老就问作者

文章作者:中医中药 上传时间:2019-11-30

1983年7月,我从南京中医学院毕业后分配至江苏省中医院。院领导告诉我,今后将跟随耳鼻喉科干祖望教授学习,我心中既兴奋又忐忑。早有耳闻干老业务虽好,却是位“倔老头”。30多年跟师学习历程,让我受益匪浅。恩师虽然离去,但我永远无法忘却。 严格 刚到科室,干老就问我,《四书》《五经》读过没有,《内经》《伤寒》《金匮》《温病》熟不熟,《药性赋》《汤头歌》能不能背。他让我必读两本书,《柳选四家医案》和《类证治裁》,说临床很有用。刚开始在跟随干老门诊抄方的日子里,心理说不出的紧张,他会不时地问你,看的是什么病,中医如何辨证,应该用什么方,方剂中有什么药。当着病人的面,经常被问得面红耳赤,真正体会到“书到用时方恨少”的含义,只得回家恶补。试诊时,对用得不好的药,干老也从不留面子,当面指出,立刻纠正,绝不含糊。记得那几年,读了许多书,给今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础。每每读起干老所赠小诗:“小渺万钟訾相国,宁怀一技作医人,同僚末座俦和缓,学得书痴耐苦辛”,至今仍感慨万千。 认真 干老学习认真人所共知,尤其对学术十分严谨。“文革”中他的工作是打扫厕所,无意中看到当时正在编写的《简明中医大辞典》的征求意见稿,发现有很多问题,就积极找领导反映,无奈被拒绝后,急中生智,给当时的编写单位人员写了一封信,称其中有些内容“狗屁不通”,以此引起大家的注意。成都中医学院的熊大经老师为此专程来南京,费尽周折才在私下找到这个“倔老头”,深谈之后,收益颇多,从而结成忘年之交。又如1985年他参加南京大学匡亚明校长主编的《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》写作,主编《孙思邈评传》一书,仅在孙思邈的寿命的一个问题上,整整用了半个月的时间,从8个不同版本中一一考证,最后定于141岁(公元541-682年),反映了其一丝不苟的态度。在门诊看病时,虽年过古稀,但他从不让学生代笔,问诊之后,亲自书写病案,字斟句酌,条理清晰,一笔一画,字迹工整,连标点符号也不漏错一个。他曾跟我们学生有一个约定,凡是在他门诊时所写的病历中发现错误,即可罚款。为此我们也格外仔细。好不容易发现他在中药黄芪的芪字下多了一点而要罚一块钱,干老为此还郁闷了好几天。记得在1998年10月13日,一位23岁的突发性耳聋患者前来问诊,他认真写医案分析:“禀质虽非藜藿,但殊感气血失充,值此新凉时节,时邪挟痰,上蒙清窍,以致眩晕泛恶,耳鸣失听。经过匝周治疗,浮邪已肃,而不足之证逐渐暴露,事可从补处治。虽然黄苔忌补,但舌质羸象已显,非滋腻之补尚可受领,拟取八珍而除熟地裁方。好在前期西药治疗颇佳,此时进服中药,正是风送轻舟,事半功倍也。”令在场医生、患者为之感动。 勤快 第一是脚勤,干老以喜欢走路而出名,七、八十高龄仍照样不变。他家住南京峨眉岭,后搬至上海路,无论下雨下雪,酷日寒风,常见到瘦小精干的他,手提拐杖或雨伞,快步走在人行道上,目的地常常为三处:医院、新街口邮局和杨公井书店。亲自邮寄来往信件成了干老的习惯;旧书店淘宝更是他毕生的爱好。星期天偶去夫子庙吃早茶,亦是步行来回,从不乘车。到医院上班查房,不坐电梯,爬楼十六层共近二百级台阶,令年轻人都佩服。第二口勤,一口浓浓的吴语腔,音量高,语速快,仗义执言,令人敬畏;教诲学生,如鞭如策,绝不含糊。以笔勤出名的他,一生中著书20余部,发表论文、医话400余篇,他将书稿叠摞起来,坐在旁边拍了一张照片,自谓“著作等身”。他为自己书屋写诗:我事涂鸦你吐丝,两般姿态一般痴,卅年自缚琅环里,乐仅庐陵太守知。 节俭 干老没钱,也许是无缘,有一年他在外地得“福、禄、寿”三星瓷像,途中无意将禄星摔碎,回家后做一对联“三星唯缺禄,一屋独多书”。他常为无钱买书而纠结,也曾为买一部古书而抵挡了自己心爱的手表。干老珍惜纸张,他把凡是能写字的废纸收集起来,裁成32开大小,用于在门诊记录病历,从不浪费,所以他所保存的病案纸张,黄白厚薄,五花八门俱有。记得有一次陪干老外出开会,中午他不休息却在盥洗间唱戏,我进去一看,只见他赤脚光背在洗衣服,嘴里还不断地哼哼,见我进去,还饶有兴趣地告诉我洗衣服的诀窍,如白衬衫穿久了发黄,可在清水中加几滴蓝墨水,浸泡半小时,就又变白了。并曾经作诗一首:愈加浆洗愈污黄,心痛新裁盛夏装,蓝墨水中加几滴,顿教锈刃换青霜。 书痴 读书教书著书藏书,一生与书结缘。从五岁起,干老就与书结下不解之缘,读私塾、学医、办报、行医、教学、写作,无时无刻,不与书打交道。博览众书,知识面广,学生凡有不解之处,都能在干老得到满意答复。甚至告诉你某个字句、某个典故出自那本书,那一章节,可谓是两条腿的活书柜。干老藏书过万册,但他分门别类,排列独特,查找十分便捷。有一次我与他在家整理门诊医案,数千张纸片,摆满书房与客厅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我信心满满,心想一定比干老快,即先按病种,再按姓名,再排时间,摆起了龙门阵,忙了半天,也没有理出几份完整的病历。进书房去看干老,只见他不慌不忙,有条不紊地把每一张病历按次序放好,不重复整理,请教后才知道,他是用四角部首与号码法找名字,按名字排时间,自然十分顺利,令我这个大学生惭愧不已。他的书房四壁都是书柜,书桌在中间,人在其中看书就像窝在书堆里,书房被形象地称为“茧斋”,取意有三:书多屋小,如同茧壳;在此读书,似蚕做茧;蚕死丝尽,代表精神。在书房门上,至今仍有干老手写一对“欢迎在此看书,不得拿出门外。”可见他惜书如命。他读书认真,废寝忘食。有一次他读江苏人民出版社《中医学》,陡然鼻出血而不知。还作诗为记:皓首穷经腹乃空,补牢虽晚尚图功,不知鼻衄何时滴,展卷医书染纸红。 倔强 干老无论对官对民,一视同仁。不管当面背后,直言不讳,甚至投报写信。他为自己画像:“项似钢条心似镜,口如鸦噪笔如刀”。他性格怪僻,自傲不羁,他曾将自己比喻成一枝花,有诗为证:“行空万里狂驰骋,独放一枝傲蔓花”。但我看来,他更像一块顽石。记得1985年陪干老去无锡开《中医疾病诊断与疗效标准》一书定稿会,住在梁溪饭店。干老不睡懒觉,凌晨早起,我陪他去太湖边散步,晨曦中凉风徐徐,一块太湖石挺拔而立,透过石孔可以看见天上的残月与星星,旁边依偎一棵老松树,松针随着晨风来回摇动。干老凝聚许久,心有所思后说:我就像这块石头。如今想来,颇有感触,太湖石以其玲珑剔透,坚韧曲折的姿态显示其倔强的精神,难怪干老也为之动情。特拙句以慰干老在天之灵。 干瘦挺立依苍松, 曲漏皱凹更从容。 星煌透过峦叠嶂, 仙去亦恋此景中。 注:《诗·陈风·东门之杨》“昏昏为期,明星煌煌”。干祖望,字星煌。

图片 1

干祖望,男,1912年9月生,上海市金山区人。(1987年《中医年鉴》作松江),为中医耳鼻喉学科的创业人之一。现任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、省中医院主任医师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厦门国际培训交流中心客座教授;兼任中华全国中医耳鼻喉科学会主任委员、江苏省中医耳鼻喉科学会及省中西医结合耳鼻喉科学名誉主任等职。1985年获江苏省人民政府“优秀教育工作者”奖励、1991年获国务院“发展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做出突出贡献”特殊津贴及证书。

人物介绍:干祖望,临床60多年,执教40多年,从事医疗专业写作50多年,现仍拼搏于临床、教学、写作第一线上。研制有效方多首,收入《名医名方录》。中医耳鼻喉科建科30年来,尤其是在完善中医理论、人才培养等方面作了大量工作。于1980-1986年办了“专科师资班’5期,培养了大批耳鼻喉科专业人才。1990年主办“国际中医耳鼻喉科班”,学员来自美国及东南亚国家及地区。他重视临床医案,坚持一病一案至今,并整理、编纂出33万字著作,其中《干祖望耳鼻喉科医案选粹》于1999年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,另外,还出版《中医耳鼻喉科学》、《尤氏喉科》、《孙思邈评传》等9部专著,还有其门生根据他的医疗临床实践和中医理论研究而总结的《干祖望中医五官科经验集》、《干祖望学术思想研讨会专集》、《中医耳鼻喉科临床验案集》3部。至今,已出版合作或参与撰写的著作有20部左右,譬如《干氏耳鼻咽喉口腔科学》、《干祖望医话》,另外,1947-1998年间,在全国包括台湾在内公开发行的期刊杂志上发表了论文120篇,其中,《茧斋医话》400篇左右,从1992年起在《辽宁中医》、1993年在《江苏中医》长期连载至今。在中医传传统理论上,调整了“三因”学说;充实“四诊八纲”为“五诊十纲”;设计出“辨证公式”;归纳出“论治四法。

人生经历:全国著名老中医干祖望教授,今年96岁,是第一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,首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,江苏省优秀教师,著名的中医耳鼻喉科专家。在他行医的75年中,著书9部,参编书26部,发表论文(包括医话)326篇,弟子及同行写干老学术思想及经验的文章100余篇,他能有如此辉煌的业绩及殊荣,是怎样走上这成才之路的呢?

时代滋养先天

中医经典著作要想读通、读熟、嚼透、消化是不容易的,没有一定的古文基础,那更是难上加难。干祖望的祖父是清末秀才,在清末民初之时将5岁的干祖望带到有名的“江南四子私社”之一的姚石子家塾,从三字经、千字文到四书五经、《离骚》、《史记》、唐宋八大家读了13年私塾,为研究岐黄之术奠定了坚实的古汉语基础。正因为如此,干老读经典著作、理解经典精神更是驾轻就熟;如对古典医学中的音误、形误、字体误等一看便知;对古汉字中的一字多义了如指掌。1956年被调入南京中医学院(南京中医药大学)编纂图书目录更助于他博览群书。所以他读通读懂古典医籍,研究、注释、校勘古典医籍有着得天独厚的“先天”条件。

他把喉的生理功能依据眼科的五轮学说写成“喉有五属:无形之气者,心为音声之主,肺为音声之门,脾为音声之本,肾为音声之根。有形之质者,声带属肝,得肺气之橐钥而能震颤;室带属脾,得气血之濡养而能活跃;会厌、披裂属于阳明,环杓关节隶乎肝肾。”“音调属足厥阴,凭高低以衡肝气之刚怯;音量属于太阴,别大小以权肺之强弱;音色属足少阴,察润枯以测肾之盛衰;音域属足太阴,析宽窄以蠡脾之盈亏。肝刚、肾盛、脾盈,则丹田之气沛然而金鸣高亢矣。”这不仅阐述了中医喉生理理论,同时也能指导临床,这种发皇古义,融会新知,更是对中医的发展和提高。

勤奋助健后天

刻苦勤奋,自强不息,是一个人成功的重要前提之一,这个勤奋不是一时一刻,而是持之以恒。干祖望读完13年私塾,17岁投浙江嘉善名医钟道荪先生习医,在师承的生涯中,他的老师约法三章:一要勤读书,二要勤练功(擒拿功),三要勤干活。

他见书就爱不释手,年轻时每周去一次新华书店,没钱买书就在书店里看书,见到好书就不惜代价购买,老伴因此说因买书而家贫。1990年他被评为金陵十大“藏书状元”之一。在他的书房里有工具书、丛书、医史、医话、本草、方剂、耳鼻咽喉口腔科书、各家医籍、医案、西医书等10个大类。几十年如一日,甚至废寝忘食在这里读书、写书、剪集报纸、摘录资料,直至今天96岁高龄仍笔耕未辍。

教学相长,他在南京中医学院教学有他独特而又严谨的备课笔记。1980年,年过七旬的他,受卫生部委托办耳鼻喉科学习班,他以“独角戏”的形式,从《总论》、《耳科学》、《鼻科学》、《咽喉科学》、《口腔科学》到授课,连续办了六期。

他诊病时,常把医案复录下来,几十年共有几大箩筐,堆积如山。没有勤奋是做不到这一点的,他的勤奋助健了他的“后天”。

仁术赢得双馨

干祖望不但有良好高尚的医德医风,还具有高超的中医诊疗技术。做医生没有高尚的医德不会成为一个好医生,更不能成为名家。他常言:“医生往往不败于医之技,而将败于医之德。”他最崇拜孙思邈的学术思想,也处处以孙思邈的仁术为榜样,医生治病,就是要“先发大慈恻隐之心,誓愿普救含灵之苦”,全心全意为病者服务。

干祖望胸襟宽广,尊重同道。一些患者经多个医生诊治,多种方法治疗均无效,后求治于他而愈。他不把功劳归于自己,更不指责前面的医生,而是说前面的医生为他铺了路。因为前者的治法、用药为他提供了参考。他仔细琢磨后,处方用药,方才获效。

他博览群书,勤求古训,博采众方,不断实践,思路广泛,用药灵活,疗效灵验。曾有一急性会厌炎患者,他仔细诊查后以风热痰火论治,开一方煎服,并停用西药。因为急性会厌炎发病迅速,变化快,随时有喉部肿胀窒息死亡的可能,所以大家都捏着一把汗。但患者服用中药后很快疼痛缓解,红肿渐消,三天而愈。

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发布于中医中药,转载请注明出处:表彰、壹玖玖伍年获人民政坛,干老就问作者

关键词: